冯永锋

专栏介绍

冯永锋

冯永锋

简介:冯永锋简介:71年出生在福建北部山村,90年考入北京大学,90-91年在石家庄陆军学院军训一年,91-95年就读于北京大学中文系古典文献专业。95-98年在西藏日报工作,98至今在光明日报科技部工作。曾著《拯救云南》、《不要指责环保局长》、《环保--向极端发展主义宣战》、《没有大树的国家》等书。

338 21

更多专栏

猜你喜欢

让旅客为铁路上的不合理规则买单,而你还习以为常了!
有人说“规则就是规则,中国最缺的就是遵守规则。”我同意遵守合理的规则很重要,中国社会确实打破规则的人太多。但铁路上的很多规则,是怎么制定的,是否合理,几乎很少有人去质疑。铁路本是一家企业,好像它的规定就是法制一般。

或许,民间公益人最锐利的筹款武器,正被这两支战队研发出来了

无论是公益行动者基金即将要推出的“公益行动者加速计划”,还是千里马基金刚刚推出的“千里马辅佐计划”,其实都在做一个真实的研发和试验。这试验如果成功,对行业大有裨益;如果没能很快地成功,对行业也有极好的倡导作用。

或许,民间公益人最锐利的筹款武器,正被这两支战队研发出来了
1158 0

因为没有钱,所以才要给公益人,怒筹“年终奖”

我不仅完全相信“公益行动者基金”能够筹集到年终奖,我不仅完全相信千里马基金能够筹集到辅佐计划预定的一年1000万元,而且我完全相信,这必将是对中国民间公益的一次良好的倡导,而且我也完全相信这是对中国民间公益人的一次很好的发动和支持。公益人要改善自身的处境,从来都只能靠自力更生,只能靠互相协助。

因为没有钱,所以才要给公益人,怒筹“年终奖”
1757 0

消费者,投资人,捐赠人,对给出去的钱,态度有何不同?

关于做公益,世间一直有两种争论,一种争论是说,做公益满足的人做公益人的需求。另一种争论是说,做公益是满足真正公益难题或者说社会灾难的需求。捐赠人,应当也是想做公益的人一种,那么,捐赠人的需求,到底该如何被满足呢?

消费者,投资人,捐赠人,对给出去的钱,态度有何不同?
158 0

此人不是你的品牌,只是你的原料

当我们说没有团队的时候,更多的可能是自己没有去参与团队的营造。当我们说在某个场景里没有收获的时候,更多的可能是自己没在里面真实的付出。当我们说组织不给自己提供机会的时候,更多的可能是没有在组织有限的资源里,进行迅速的业务生发和社会响应。

此人不是你的品牌,只是你的原料
129 0

以“绿种”的方式运营“绿种”,可行?

我们还准备推进绿色行动种子计划,也许最好的方式,是以绿种的方式运营绿种。每个参与进来的人,本质上都是一枚绿色行动种子,是什么种子不重要,是不是即将发芽也不重要,重要的是,每枚种子都是一个独立的生命个体,都有强大的生命张力和系统联结力。

以“绿种”的方式运营“绿种”,可行?
224 0

添运娱乐手机用户从街边小饭店看民间公益的大风险

实业倒未必是指扛着锄头挖地,开着汽车拉货,也包括站在台上演讲,对着电脑写文章。只要,这些是靠自身体力的真实原创。或许,街边的小饭馆,是人间实业的代表吧。小饭店有什么特点呢?如果拿它来与民间公益组织相对照,会察觉到民间公益组织的哪些风险,甚至是大风险呢?

从街边小饭店看民间公益的大风险
2673 0

破冰基金:为什么有传播部门的公益组织做不好传播

有传播部门的公益组织的媒体能量流,是怎么传播的呢?基本上都是坐在办公室里,等着前方回来的人汇报。再发挥自己所谓的专业能力,采编一些平庸安静的“新闻稿”和“资料卡”,在层层审批修改核准之后,再通过官微、官号发放出去。这样的传播文章在当今时代已经没有了丝毫的生命力,也就等于没有了丝毫的传播价值。

破冰基金:为什么有传播部门的公益组织做不好传播
3007 0

破冰基金:政府官员怎么做公益

好人文化当然未必能把所有的人都滋养为好人。因为官场文化和政治文化,天生就自带着黑暗的一面,有坏人文化的基因。官员们在这两种文化的夹击下,要起好好生存,确实也不太容易。当然就有好奇先生要问了,你看当今世界,一个官员如果要想做公益,有什么办法化解呢?

破冰基金:政府官员怎么做公益
5969 0

破冰基金:公益行动者如何爆发筹款野性

互联网时代,围绕公益行动者为中心而展开的众筹即将成为所有筹款的主流。期待公益行动者基金能够在这方面有所探索和发挥,期待更多的公益行动者能够自主探索更多的可能,自己解救自己,自己激发自己的生命野性。

破冰基金:公益行动者如何爆发筹款野性
3589 0

破冰基金:创业不等于要创新哦

创业和创新,其实没什么关系,世界上多数型的创业,都是传统创业,而不是创新型创业。只是因为社会上传播得比较多的是创新型创业,导致很多人误以为,创业就要创新,没有创新的创业,都不好意思说是创业。

破冰基金:创业不等于要创新哦
1295 0

破冰基金:警惕把做公益只理解为“物资帮扶”

在很多人看来,做公益,做慈善,似乎就等于是物资帮扶,如果超出了这个物资帮扶的范围,公益就变得不可信任,慈善就变成不能支持。这些想法实际上已经渗透到了整个公益运营层面的各个缝隙和细节上。

破冰基金:警惕把做公益只理解为“物资帮扶”
2657 0

破冰基金:警惕公益界那些“方便法门”

公益界人的心性,大概也是有两种的,一种,叫克难心性,遇上难题坚决要去解决,并且在有限时间内有效解决。一种,叫畏难心性,遇上难题就想逃跑,逃跑就逃跑吧,但又不想逃跑得太难看,于是想出了各种迷惑人的花招。

破冰基金:警惕公益界那些“方便法门”
991 0

破冰基金:警惕公益界的那些“高端陷阱”

最近这一段时间,“某端人口”这个词汇被人经常提起。一个社会,把公民分成三六九等,分成高中低端,不管是潜意识还是显意识,不管是潜规则还是明规则,其实都是对这个社会巨大的伤害。

破冰基金:警惕公益界的那些“高端陷阱”
2415 0

破冰基金:与其担心公益人难还钱,不如帮助公益人去做事

你老是担心他还不起钱,而我担心的却是公益人因为钱的限制而不敢放开手脚去做事。像环境污染调查这样的事,与救火、救命是差不多同样紧急的,耽搁一天就导致环境受损一天。这十多年,有那么多想去调查环境污染的人,却因为资金所困,而不得有所施展和突破。

破冰基金:与其担心公益人难还钱,不如帮助公益人去做事
394 0

破冰基金:或许武夷山的小茶商,都是青色组织?

我不太懂经济,没什么文化,不太懂茶,甚至不知道什么叫产业,什么叫利益集团。几十年过去了,都没潜心研究过什么叫“组织的类型”,对自己所关心的那几家公益、环保组织,到底能涂 上什么颜色,似乎也很难拿定。只是听了何永平老师的话后,我有了一些小猜想。

破冰基金:或许武夷山的小茶商,都是青色组织?
1025 0
加载中...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