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赋能,请罗振宇老师看过来

文|张婷婷

封图来自[得到]平台

罗老师:

新年快乐!

作为认同终身学习者这个身份以及得到的1300多万个用户之一,很高兴在2018年的第一天看到您的跨年演讲文稿。希望2018年的得到越做越好,在满足经济利益的同时严把质量关,兼顾多元价值。

期待多开些人文社科哲学类的专栏,也期待专栏作者的性别比例稍微平衡一些。在专栏作者中女性占比仅1/32,这是不是缺乏性别意识的人为选择呢?相信高等教育普及和男女平等基本国策实施以来,国内知识精英中的性别比不到这么失衡的情况。

对此,我给[得到]后台留言过几次都没有回应,但还是期待这个已集结了1300万用户的终身学习者平台越办越好。而今天给您写这封信,除了表达祝福,主要的原因,是想通过实质的行动和发声,推动平台的改进。

因为您的跨年演讲文中出现了一些常识性错误,您在第四个脑洞——比特化脑洞中对于[赋能]的表述,并不恰当,我必须指出来,我相信,这也一个[赋能的、负责的]用户应做之事。

图自得到微信公众号

不当之一:

赋能这个词的发明者,不是曾鸣。但他在赋能概念的应用和推广上功不可没。

如果,我们认同事物的发明者只有一个人的话,比如灯泡的发明者只有爱迪生而不是所有推广和使用它的人。那么,只要简单做些搜索,维基百科、中国知网、百度词条或翻墙Google,便很容易发现这个词由来已久,已有索引至少可追溯到1980年末90年代初,而中国知网期刊最早出现这个词是1973年。

图自中国知网

图自Google

而检索中,我也发现,提出和应用赋能这个词的,在国内,无论政界还是公益(NGO)界,要比商业领域早。

经济学家周其仁2012年在经济观察报中发表的《还权赋能的由来》这篇文中,提到:“在政界最早把“还权赋能”作为政策建议提出来的,是成都市一位当过多年房管局局长的周鸿德。此君管理城市房产多年,熟门熟路。”


图自Google

而在公益领域则要追溯到更早,后文会有介绍。上图的pdf文档是世界卫生组织2011年发布的,是一份健康赋能指南。全文可点击文末链接。

由此,可以肯定,曾鸣先生并非赋能这个词的发明者。但不可否认,他在应用和推广赋能概念上功不可没,是让它成为2017年热词的最有力推手。而在如何推广、造势、占领市场、扩大制造影响力上,商业思维确实有很多可以学习借鉴之处。

不当之二:

您对赋能的表述:[你原来不能,我有办法让你能,所以,你才会听我调动。]有失偏颇。

首先,从我看到的公开文档中,曾先生对赋能解读是在《重新定义公司:谷歌怎么运营》(2015年8月,中信出版社)这本书中的推荐序。文中他提到的赋能,是对Google培养和成就书中的“创意精英”而言,而且他认为赋能会逐渐取代过去的管理和激励。

图自《重新定义公司:谷歌如何运营》

我理解的是,或许最后人人都是自我驱动型的,员工是自己和公司的主人,而公司更重要的是为员工服务,而不是谁应该听谁的。组织创新,是赋能和授权的综合体现。

从2006年百度词条可见,赋能授权放在一起,强调给予员工更多的参与和决策权。英文是Empowerment。因此,在授权视角下,您文中提到的“要听调动”,似乎有些舍本逐末了。赋能时代的领导者要领导好创意精英,也需要是这样的人,要舍得放权,放下管控。


图自百度百科

如有兴趣了解Empowerment的内涵和应用,也许国内外的公益机构是一个好地方,对于在一些早期的国内外公益机构工作过的人,这个词,绝对不陌生。

维基百科的中英文解释如下:

赋权(英文:Empowerment),也译为赋能、充权、充能、授能、培力等,有不同的定义解释。根据社区心理学家(如Rappaport,1987;Rappaport,1992;Perkins & Zimmerman,1995)的一般说法,赋权乃是个人、组织与社区借由一种学习、参与、合作等过程或机制,使获得掌控自己本身相关事务的力量,以提升个人生活、组织功能与社区生活品质。
它是一个范围较广泛的过程,其中含有公民参与、协同合作、社群意识等概念。

对此我想多说一些。据我所知,赋权在国内公益机构的出现和使用,至少可追溯到1990年代初。参与式发展(PRA最初叫参与式农村发展:Paticipatory Rual Development,后来也有叫参与式行动研究:Paticipatory Reasearch and Action)之父钱伯斯(Robert Chamber)把参与式理念和方法引入中国,帮助国内最早在农村社区从事减贫与发展工作的公益从业者,那时也叫发展工作者,去接触、理解和实践参与式赋权过程,也是对公益从业者赋能(能力建设)的过程。

因为参与式的核心就是empowerment,如有心翻阅一本发展工作或者参与式相关的书籍,都会有这句话。

图自《参与性:拓展与深化》,2006年,中国社科院

在90年代大概到2008年之前,这个词在公益组织中是很流行。很多国际和国内的公益机构都从事一些比如推动妇女赋能,法律赋能、社区赋能等工作,那时的赋能赋权包含权利和能力建设两个视角,只是因为权利本身的敏感性和外部政治环境压力,赋权这个词慢慢的鲜少使用。

之后用得比较多的,是增能、培力、赋能,比如瓷娃娃提出的赋能学院,真爱梦想基金会提出的赋能教师等等。当然,也因为时代变迁和字面理解上的意思,行动内涵也会有相应的调整和变化。

从这点上说,不同的界别、商业、公益、政府,以及界别内的不同组织、不同人要如何解读它,可以有个人的自由。您按文中这样的解读也无可厚非。我只是想补充一些所知的公益常识。

在我2006年毕业出来工作之后,所服务的那家国际发展机构,就一直在用参与式赋权理念开展工作。甚至更早,在我的大学的课程里面也有开设关于参与式发展、赋权赋能相关的课程。

而从这点上说,商业人士在当下流行的以人为本、用户思维和参与式发展理念上或许有从公益组织借鉴学习之处。公益从业者也不要妄自菲薄,在管理方法技能上,我们可以学习商业,但自己的工作价值理念也值得坚守和分享。希望,彼此能够增进对话,平等合作,共享价值。

综上,希望您能够对演讲稿中的不当表述做出修正。作为一个敬重您的用户,并非刻意挑刺,只是因为,罗老师作为一个尊重知识、尊重产权的知识精英代表,且已经在影响1300万中国知识分子甚至扩散效应会达到上亿人的社会名人,您在公开场合中的一言一行都有会影响深远,意义重大,更需要谨小慎微,多做考究。

这样缺乏溯源的常识性错误不该犯,希望得到出品的都是经得起考究,值得用户信赖的。

最后,还是要感谢您的跨年演讲,对打造终身学习者平台的所有付出,我会继续推荐给朋友们。

祝您身体健康、心想事成,得到的品质和用户节节高!

一位负责任的、赋能的用户
一位公益从业者、观察者
张婷婷
写于 2018年1月2日

文献参考:
1.Google搜索:https://www.google.co.jp/search?q=%E8%B5%8B%E8%83%BD&tbs=cdr:1,cd_min:2000%E5%B9%B41%E6%9C%881%E6%97%A5,cd_max:2015%E5%B9%B41%E6%9C%881%E6%97%A5&tbas=0&source=lnt&sa=X&ved=0ahUKEwjhw6CQgbfYAhVJsFQKHRJTAfY4WhCnBQgf&biw=1216&bih=676
2.《健康赋能手册》,2011年,世界卫生组织
http://apps.who.int/iris/bitstream/10665/44405/6/9789889887834_empower_chi.pdf
3. 赋能解释,维基百科
https://zh.wikipedia.org/wiki/%E8%B3%A6%E6%AC%8A
4.百度词条对赋能授权的介绍
https://baike.baidu.com/item/%E8%B5%8B%E8%83%BD%E6%8E%88%E6%9D%83/6990432?fr=aladdin
5.周其仁:还权赋能的由来
http://zhouqiren.org/archives/1368.html
6.跨年演讲文原文: https://mp.weixin.qq.com/s/ebauaBt0dm7I4TsRJi3ISw

扫码打赏,支持发声

※ 本文源自作者惠寄,作者:张婷婷。转载敬请联系editor@ngocn.net。

评论 (0)

评论加载中...

我要评论

Sissi,因为大家老拼错,所以干脆就简称为“CC”了。呆。二货。执且拗。别打我脸。女权主义者。心有恶犬啃蔷薇。※本人言论及立场与供职单位无关※
ta的文章更多

猜你喜欢

1.14-1.20,本周活动推介
本周我们为你准备了形式多样、内容丰富的活动。既有彩虹、社区发展、文化艺术题材的观影会,也有关注动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