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械公敌”时代来临,我们会被机器人取代吗?

阿尔法狗和机器人索菲亚,无疑是过去一年中最受大众热议的科技焦点,人们诧异于“机器人”技术的成熟,忧虑着由此带来的伦理问题。机器人时代何时来临?超智能机器人的出现是否意味着人类将被“替代”?日本学者Kazuo Mizuta在系统回顾机器人发展历程的基础上,对这些问题给出了解答,本期推送我们将择其重点,向读者呈现作者的观点。

“机器人”时代要来了

“机器人”的概念最早由捷克剧作家卡雷尔·卡佩克在其1921年的戏剧作品R.U.R中首先提出,描绘的是使用合成材料制作的为人类工作的类人机器,随后“机器人”的称呼很快流行起来。

到了20世纪80年代,工业机器人得到了广泛运用,并出现了自动化工厂。20世纪90年代,机器人在众多劳动领域取代了人类,例如农耕(耕作、种植水稻、收割等)、林业(采伐、堆放)、捕鱼、建筑以及医疗保健和家庭清洁等。

本世纪20年代,得益于编程(人工智能)和传感信息技术的惊人进步,机器人时代将真正到来。这意味着,机器人不仅外形上呈现类人特征,同时他们自己能够思考,并在同人类共事时表达出人类的情感。

到了本世纪30年代,我们将会看到更多机器人(尤其是更多类人的机器人)完全进入到我们的日常生活中(包括工作和家庭),玩耍、打扫、煮饭或者购物。

40年代,包括超智能的类人机器在内的机器人将会无所不在。到时候,我们将不会再去纠结人类和机器人是否可以共处或者机器人是否会取代人类。取而代之的是,我们将会成为为彼此的利益互补共存的两个物种。


在日本:“机器人”已走进人类生活

机器人发展的早几年,作家和电影人创作了很多天马行空的机器人形象。在日本就有这样的一个形象——阿童木,对日本人的想象力产生巨大影响,让许多日本人相信机器人会想人类一样,捍卫正义,为人类提供帮助和同情。

1。早期,工业机器人成为工厂生产的“中坚力量”

工业机器人的原型出现在1954年。该技术最早应用于通用汽车生产线上1969年,第一个工业机器人“unimate”被放置到了川崎重工的生产线上,工业机器人在十多年的时间里实现了惊人的转变,很快实现了量产,出现在许多工厂的流水线上,尤其是汽车行业。

20世纪70年代标志着战后日本经济大发展的开始。领先的汽车和电子工业中,机器人已熟练从事许多精密的工作。很多蓬勃发展的行业中都能看到机器人的身影。由于日本人对终身雇佣的期望已经确立,工人的工作安全得以保障,同时在他们的工作过程中与机器人有着良性的协调关系,因此在他们看来,机器人是友好的工作英雄。

早期汽车工业中的机器人只是流水线上被支配的工具,单调地完成重复动作。但现在,由于不断的创新提高了精度和质量,许多新机器人已经实现了真正的自主。

2。现在,机器人让更多领域实现了自动化

到了20世纪90年代,我们在工业以外的更多领域看到了机器人的身影。

农业机器人。包括不需要人力驱动的汽车机器人和执行农民手工劳动和控制农场的机械手系统,不仅可以自动作业,还可以精确、方便地在指定的农田周围移动。日本农业机器人已经细化到有专门用于稻田的除草机器人(可以计算车轮转动以避免任何障碍,并且在紧急情况下通过远程控制停止);用于收割西红柿的收割机器人(可以识别出每个番茄的确切位置,并在没有损伤的情况下摘取果子);用于奶牛场的挤奶机器人(沿着位于奶牛上方的铁轨移动,精准挤奶)。



渔业机器人。2006年,一种独特的全自动鱿鱼钓鱼机器赢得了年度机器人大奖。它可以重现“shakuri”专家的技能(一种上下捕捉诱饵的技巧),用各种不同方式吸引乌贼,这说明智能机器人能够复制有经验的渔民的技能。在京都,专门制作尖齿鳗鱼生鱼片的机器人可以很容易地把肉切成0.1毫米的精度,而掌握这种制作技术通常需要一个人练习三年多的时间。此外剥河豚的机器人也能以每小时两百多件的速度剥皮。另一个专门的机器人甚至能够独立完成为寿司制作软饭团的棘手任务。



建筑机器人。hrp -3 Promet mk - ii是一种人型建筑机器人,用于危险的建筑工地拧紧螺栓和螺母。它的防水外壳意味着这个机器人即使在大雨中也能继续工作。

医学机器人。机器人辅助的微创手术技术和内窥镜已经在世界范围内普及,近年来,使用外科机器人进行更高的精确外科手术变得越来越流行。另一种医疗机器人则是充当了手术助手的角色,每个仪器都有一个独特的条形码,机器人可以识别并回应外科医生的口头指令。在5秒内把合适的工具分发出去,平均9秒后返回。

在日常生活中,myspoon是一种帮助手臂吃饭的工具,特别适用于那些有残疾或有困难的老年人使用,如果勺子碰到人,触摸传感器会立即反应,以保持动作和转矩控制,以确保用户的安全。另一个重要的机器人是“Paro”,它的设计宗旨是与住在养老院或类似设施的老年人保持联系。Paro的身体上覆盖着传感器,当摩擦时,机器人可以像宠物一样用低声的声音回应,能够识别它自己的名字,并对大约50个单词的词汇做出适当的反应。Paro是机器人如何造福人类的领先模型。



能够监测老年人或病人的网络机器人正在引起公众的注意。最常见的有可穿戴设备、家庭遥控系统等。这类网络机器人对于监控安全、提供紧急或健康警报等工作来说是非常有用和方便的。

救援机器人。这些机器人能够在灾难现场比如核电站,或者在紧急情况下(火灾、洪水、台风或地震)工作。此类机器人需要高度的识别和判断能力,必须能够拆除和恢复受损的结构,处理有毒物质,承受爆炸、电击和其他危险。还有一种重要的救援机器人,它在紧急情况下能够收集到损坏的信息,并在灾难发生的地方找到适当的控制措施。航空机器人是另一种重要的类型。在灾区,公路和铁路很可能会被破坏,通常会让遭受破坏的人被隔离。进入这些孤立的地区很可能受到空气或海洋的限制。在空中,智能直升机将具有很大的优势,而用电缆控制的气球也将成为关键的帮手。救援机器人虽然在灾难发生时非常有用,但它必须是覆盖整个国家或整个世界的更大系统的一部分。

在极端情况下能操作的机器人市场非常有限,但对紧急救援任务的社会需求却非常有限。现在使用的一些典型机器人是helios - ix # DigInfo、Bari-bariV、Kohga3和mhi - meisyer。

3。未来,机器人将成为日本人的左膀右臂

到本世纪20年代,机器人的时代将会随着它的惊人发展而出现。类人机器人很快就会和普通人一起工作,他们可以很容易地进行沟通,自己思考,甚至在未来的十年里,能够准确地表达情感。

推动这种令人惊异的类人机器发展的力量来自政治、科技和经济等领域。根据日本NEDO首席执行官Kazuo Furukawa的说法,到2035年,整个机器人产业将创造一个千亿美元的市场

在接下来的十到二十年里,各种各样的机器人和智能家装将作为人类的帮手和伴侣出现在每个家庭中。

而在医院里,更多的机器人将承担护理、临终安抚等更细致的工作。日本目前研制出的护理机器人HAL能够帮助那些患有各种膝关节毛病的人走路。同时特殊材质的HAL套装还可以被消防员用来在现场抢救受伤人员。

微型或纳米工程的发展,使得植入人体微型机器成为可能,这些机器人能够进行更为精密的检查、诊断和治疗。




讨论:几个伦理问题

日本已进入老龄化社会。到2017年,65岁以上人口占据国家总人口的四分之一,到2035年,三分之一的人将会65岁以上。这意味着,像HAL这样的护理机器人有着巨大的社会需求。

其实不仅在日本,世界各地的人们都希望尽可能的保持健康和独立,而不是进入医疗机构。然而,大量的老年人将遭受病痛的折磨,或者有一些精神问题。在这一社会情境中,护理机器人,能够帮助和陪伴家中的老人,正在进入更多人的视野。

到本世纪40年代,机器人和类人机器人将无处不在。人们将会像如今对待家用电器那样,接纳和依赖机器人。社会将会改变什么,这是不确定的,但我们的社会不会阻机器人向前发展,这是毫无疑问的。

至于机器人是否能控制人类的问题,艾萨克·阿西莫夫于20世纪40年代就提出了著名的“机器人三定律”

? 机器人不得伤害人类,也不得因不作为而使人类受到伤害。
? 机器人必须服从人类的命令,除非这样的命令与第一定律相冲突。
? 机器人必须保护自己的存在,只要这种保护与第一或第二定律不冲突

日本石黑浩教授认为,在这三大法则中,第三点最值得讨论。例如,如果不止一个人面临危险,谁应该首先被拯救?机器人是否应该无条件服从命令——即使是罪犯或婴儿?如果一个机器人基本上是一个机器裁判,它应该先拯救或者服从任何人的命令,这样它难道不侵犯人权吗?当你想到这些规则时,你会发现许多其他的问题和矛盾。

显然,阿西莫夫的观点建立在理性人的假设基础上,然而遗憾的是,人类并不总是理性的。因此,未来的机器人科学家必须做好准备,防止因那些发号施令的人不能理性而出现非理性的疯狂行为。

机器人和人类的基本区别在于机器人可以随时被关闭,至少现在我们处理的机器人还是如此。人类想象像人类一样的类人机器肯定会表现得像人类一样。然而,阿西莫夫定律的核心是机器人随时都可以被关闭,但如果人类真的关掉了这些开关,那么他们的社会关系也有可能被切断。

阿西莫夫认为,机器人的权利将演变为动物的权利和人权之间的关系,因为机器人在特定的环境下展现人类的能力,扮演着人类不可缺少的角色。重要的一点是,人类和人类社会赋予机器人的权利。

人类社会的法则讲究相互依存,这其实也包括机器和机器人(例如互联网)。因此,就像禁止虐待动物的法律一样,未来也将会有禁止虐待机器人的法律出现。

当然得益于技术的发展,机器人会拥有更发达的大脑。一旦他们达到了人类的智力或超过了人类(根据Ray Kurzweil的说法,到2045年左右),人工智能将会迎来它的全面发展。然而,除非超级智能的机器人能够以某种方式再生它们自己的同类,否则科学家们将继续控制机器人,以适应人类社会。只要机器人不能决定自己的命运,他们就始终是人类的“工具”。只有当某些种类的超级类人生物出现时,才能复制它们的纳米智能细胞和其他机制,并将它们转移到其他类人体内,一旦机器人能够自我复制,或者自己选择如何应用它们的知识和身体能力,人类将不可避免地面临一个全新的生存阶段。



尽管如此,很明显人类将在本世纪中叶实现与更多的人形机器人共同生活和交流。类人机器的出现,代表了一种全新的社会存在。希望在这个新时代能看到人类、其他生物和超级智能机器人和平共存,共同努力,建设更宜人的社会环境。







文献来源:

Kazuo Mizuta(2014).Human and Robots Interaction: When Will Robots Come of Age?. World Future Review. Vol.6(3):251–260.



※ 本文源自微信订阅号【社论前沿】(ID:shelunqianyan),文献整理:雅静。原文链接请点击本行文字,转载敬请直接联系原出处。

评论 (0)

评论加载中...

我要评论

NGOCN实习生一枚!
ta的文章更多

猜你喜欢

活动 | 2018一个鸡蛋的暴走招募令(报名截至3.19)
联劝邀请你共赴一场盛世狂欢,一趟不能回头的初心之旅!希望通过创意的方式向熟人网络募集善款,实现个
二维码